當前位置: UU小說玄幻魔法高武27世紀TXT下載高武27世紀最新章節

第444章 神州有盾,也要有槍(三更、萬)

作者:草魚L     高武27世紀txt下載     高武27世紀全文閱讀
    神州為了點燃第一階段的離災鼎,這次遠距離的傳送,原本就是賣給異族的破綻。

    這次竊取泉火的任務,分為兩段。

    第一階段,就是順從著異族的陰謀,將薛金龍傳送回來。

    他身上會有異族的陰謀。

    可同樣,他身上也會有異族最精純的氣血。

    這是神州不得不面臨的一次選擇。

    犧牲一個五品。

    雖然說起來輕描淡寫,是這是一條沉甸甸的生命。

    袁龍瀚在五品統領的內部,進行過一次篩選,完全自愿報名。

    當時有97個五品武者報名競選。

    最后,袁龍瀚和燕晨云選擇了薛金龍。

    第一,他足夠年輕,也足夠優秀強大。

    第二,薛金龍中毒,剩余的時間不多,道門也無法救治。

    第三,薛金龍以死相逼,要承擔這次任務,毒傷折磨下,他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意念。

    最終,燕晨云同意薛金龍犧牲。

    對于一個戰士來說,為祖國犧牲,也是一種榮耀。

    現在,任務終于要開始。

    能不能奪回泉火,關系著神州未來幾十年的發展,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趙江濤,你準備潛入虛忌河吧!

    “想盡一切辦法,掩護靳國塹回來。

    “因為忌鯊妖的原因,異族聯軍不可能有超過七品的武者過河,一切,都看你了。”

    光幕內,袁龍瀚一臉凝重的說道。

    “是!”

    趙江濤站起身來,臉龐堅毅。

    他修煉的水系戰法,可以讓忌鯊妖沒有敵意。

    虛忌河的安全,由自己守護。

    哪怕付出生命,也得接應靳國塹回來。

    “燕晨云,5個九品,你的壓力會很大,但也沒辦法,苦了你了。”

    袁龍瀚又有些愧疚。

    因為自己是絕巔,根本就不敢隨便下濕境,特別是靠近降妖叢林這種地方。

    這次神州不是去搞破壞,而是搶東西。

    絕巔氣息,會令整個叢林大亂,到時候一切計劃就都毀了。

    所以,只能靠燕晨云一個人扛著。

    在戰場的其他戰線,異族聯軍已經虎視眈眈。

    最近五族休戰,神州的壓力逐漸增大,軍部傷亡不輕。

    援軍沒辦法過來。

    “我已經沒有突破絕巔的機會,必要的情況下,我可以拖著他們一起死。

    “這次任務,我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燕晨云雖然表情淡漠,但他話語里的凝重,已經是前所未有。

    “元帥放心,我雖然無法參戰,但一定會讓離災鼎燃燒起來。

    “神州不可以永遠被動防御,科研院有能力,也有資格,讓咱們神州攻防兼備。

    “神州有盾,也要有槍。”

    聶海鈞也嚴肅的說道。

    “神州的未來,就拜托諸位了。”

    隔著源像石的光幕,袁龍瀚朝著他們深深鞠躬。

    九死一生的任務,誰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這次鞠躬,袁龍瀚代表了神州所有百姓。

    “備戰!”

    燕晨云轉身,直接離開營帳。

    趙江濤穿上特質的皮甲,一個人悄悄消失在濃霧中。

    而聶海鈞,也來到一個空地。

    在空地中央,有個被擇獸皮覆蓋的龐然大物。

    軍部將離災鼎運輸到這里,也是經歷了千辛萬苦,真的不容易。

    “這一刻,神州已經等待了太久。”

    深吸一口氣,聶海鈞大臂一揮,蓋在離災鼎上的擇獸皮,被轟然掀開。

    啟夏城內,離災鼎猶如一頭鋼鐵雄獅,在眺望著八族圣地方向,殺氣凜然。

    在聶海鈞身后,是代表神州的國家旗幟。

    狂風之下,旗幟獵獵作響。

    聶海鈞雖然一把年紀,但這一刻心潮澎湃。

    在這種時候,這面代表著被鮮血染紅的旗幟,可以給聶海鈞一種無窮的力量。

    他有一種錯覺,祖國的所有人,都站在自己身后。

    這一戰,我為祖國。

    嗡!

    隨后,聶海鈞不斷打出一道道氣血,他在布置傳送陣的盡頭。

    等找到機會之后,薛金龍就會傳送回來。

    其實兩軍心知肚明。

    薛金龍在傳送之前,會很安全,異族甚至還要配合他演戲。

    局中局。

    計中計。

    一場無間的路,誰都分不清你我。

    啟夏城并沒有駐扎多少武者,這是一場高層間的對戰,燕晨云只留了一些中將來做最后防守。

    天空黑壓壓一片。

    燕晨云仰頭無盡烏云,內心一片平靜。

    趙江濤已經沉入虛忌河底。

    在啟夏城的上空,袁龍瀚隔空相望,時時刻刻關注著這里。

    氣氛越來越壓抑。

    風雨欲來,整個世界似乎都已經被凍結。

    ……

    鋼龍城。

    這是鋼骨族的一座守護城池。

    這批運火者,一天前從盟天城離開,現在終于抵達鋼龍城。

    在鋼龍城,放置著鋼骨族存放泉火的妖器。

    薛金龍偽裝成一個鋼骨族,昂首挺胸走在最前方。

    由于他已經潛伏了一段時間,所以也打拼出了一定的地位。

    鋼骨族沒有陽向族那么多黑幕,這里拳頭大就是老大。

    其實薛金龍知道。

    他之所以這么順,一切都是異族將計就計的陰謀。

    自己的任務,是將異族的氣血,傳送回啟夏城。

    至于異族要用自己啟動什么陰謀,薛金龍不知道。

    他是一個軍人,以服從命令,完成任務為天職。

    只要回去,任務就算完成。

    當然,薛金龍已經成功了一半。

    就在不久前,陽向族的兩個九品來過,他們看似不經意,其實在自己身上附著了一層氣血之力。

    薛金龍現在只等靳國塹發出信號。

    之后,他就可以直接啟動傳送。

    神州所有的布局,全部都是為了掩護靳國塹而已。

    他才是真的運輸泉火的人選。

    靳國塹會利用自己傳送時造成的混亂,神不知鬼不覺的啟動小傳送,隨后直接抵達虛忌河。

    他的任務,是橫跨虛忌河。

    薛金龍希望靳國塹能成功。

    自己時日不多,看不到神州在濕境建立城池,但后輩們的勝利,有自己參與過的痕跡。

    這已經足夠。

    靳國塹操控著泉火,跟在人群后面。

    和薛金龍比較起來,靳國塹就顯得不顯山不露水。

    他沉默寡言,看上去像個戰爭機器。

    一個小時前。

    靳國塹悄悄拿到了薛金龍遞給自己的冰晶手套。

    從冰晶手套的品質上看,蘇越應該是去過了秘密研究院,冰晶手套的品質,比之前強了不止一個檔次。

    之所以讓薛金龍運輸冰晶手套,也是因為異族早知道他是奸細,反而沒有太嚴密監視他。

    異族要演戲,所以給了薛金龍機會。

    只要離開鋼龍城,泉火就會熄滅,到時候冰晶手套是關鍵。

    這一個小時,靳國塹要悄悄運轉小傳送陣的準備工作。

    薛金龍離開的時候,自己也要趁亂離開。

    “呼……成功了!

    “薛金龍學長,我一定會帶著你的意志,成功把泉火運輸回去。

    “神州崛起的腳步,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擋。”

    準備工作完成。

    靳國塹抬起頭,悄悄給薛金龍發出一個信號。

    薛金龍收到了信號。

    這時候,走在隊伍最前方的鋼骨族宗師,早已經不耐煩。

    神州這個奸細磨蹭什么呢,不會是自己露餡吧?

    不可能。

    這幾個宗師相信自己的演技。

    “永別了,這個世界。”

    薛金龍深吸一口氣。

    原本在隊伍最前方的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噗!

    薛金龍偷襲了一個五品,直接捏碎了他的心臟。

    ……

    神州軍部。

    袁龍瀚坐在總指揮部,正在關注啟夏城的一舉一動。

    道門道圣元古子也在旁邊。

    這時候,軍部總參謀長安雨姍走進來。

    雖然戰爭的傷亡,不該只是冷冰冰的數字。

    但分析數據,是參謀部的工作,安雨姍身為總參謀,她不能缺席這種大戰。

    “哈哈哈哈,袁龍瀚,別來無恙!”

    也就在安雨姍剛剛坐下,袁龍瀚面前的長桌上,突然出現了一顆黑霧組成的臉。

    “青初洞,你剛剛才被我打回去,還有臉來找罵?”

    袁龍瀚瞇著眼,一臉不屑。

    “咦?袁龍瀚你這是在干什么?準備開戰嗎?”

    這時候,又有幾顆人頭出現。

    他們這些絕巔都不可以輕易開戰,所以時不時來找袁龍瀚嘴炮幾句。

    這一次袁龍瀚吃癟,絕巔們要欣賞袁龍瀚的表情。

    “開戰?

    “你們和烏龜一樣,敢開戰嗎?”

    袁龍瀚嘲諷道。

    這些家伙只是意念過來,袁龍瀚也攔不住,當然,他們會付出很大代價,堂堂絕巔,也不可能來竊取情報。

    純粹就是來惡心袁龍瀚的。

    在絕巔的眼睛里,只有同樣是絕巔的袁龍瀚和元古子,才配稱之為勁敵。

    絕巔之下皆螻蟻。

    哪怕是九品,也都是絕巔的棋子罷了。

    “我們聯軍不會輕易開戰,但只要開始,就會斬殺你們一個九品。

    “袁龍瀚,你猜,這次你們神州會有哪個九品被斬?”

    青初洞陰陽怪氣的說道。

    “哼,你們一群敗軍之將,還不快滾出這里!”

    安雨姍氣的肝疼。

    這群該死的異族,一個個相貌丑陋,看著就來氣。

    “螻蟻不配說話!

    “袁龍瀚,讓你手下的狗閉嘴,沒大沒小。

    “我猜,你是在監視一場大戰吧?”

    青初洞懶得理會安雨姍,他繼續盯著袁龍瀚。

    這家伙三番五次讓陽向族難看,這次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該死的老東西。

    “你們濕境八族,遲早都會滅亡,這是這個時代的天命。”

    元古子用很平淡的語氣說道。

    “哈哈哈哈,老東西,你還是閉嘴吧。

    “咦,袁龍瀚,你竟然敢暗算我鋼骨族,我好憤怒……哈哈哈哈……”

    突然,鋼骨族的絕巔一聲驚呼,隨后,便哈哈大笑。

    “袁龍瀚,把你監視在啟夏城的光幕打開吧,別遮遮掩掩,否則你會欣賞不到燕晨云的死。”

    青初洞也陰森森笑著。

    其實根本就不用袁龍瀚打開,這些絕巔,已經幻化出了啟夏城的場景。

    沒錯!

    傳送陣開啟。

    啟夏城的中央,突然爆發出一團史無前例的金光。

    “哈哈哈,袁龍瀚,我猜,你是要盜竊八族圣地的泉火吧?

    “傳送陣,好大的手筆,想必這個傳送陣,也讓你神州付出不少代價。

    “可惜,我覺得你不會成功!”

    鋼骨族絕巔狂笑一聲。

    “袁龍瀚,你是不是想靠降妖一族來牽制我們聯軍的九品?

    “好歹毒的陰謀。”

    “可惜,你可能想多了,你看看啟夏城的邊緣!

    “我要讓降妖一族睡個好覺,這段時間,正好讓我們的九品,殺了燕晨云。”

    青初洞提醒道。

    嘭!

    “你們……卑鄙!”

    安雨姍一拍桌面,猛地站起身來。

    從光幕里,她看到一道屏障從啟夏城外圍漂浮起來,隨后朝著降妖叢林籠罩而去。

    這時候,在天際深處,也閃爍出五團刺目金光。

    那是九品劃破長空的景象。

    九品速度太快,肉身和虛空會摩擦出大量的火焰,所以會有刺目的光團出現。

    五團光團。

    這就代表著,異族有五個九品趕來。

    安雨姍怎么能不震驚。

    “袁龍瀚,你還真是愚蠢,各種幼稚的小把戲,真是層出不窮。”

    掌目族絕巔嗤笑道。

    嘎嘣!

    袁龍瀚望著光幕,手掌狠狠捏在一起。

    他并不是因為絕巔的嘲諷而憤怒,而是因為薛金龍的死。

    又一個年輕人,為國捐軀。

    神州大地,戰爭到底何時才能平息。

    “咦,袁龍瀚,那個大鼎是什么東西?難道是你要偷竊泉火的工具?

    “可惜啊,你派遣的密探,已經失敗了,他的泉火,早就被我布置禁止,哪怕你能運輸回來,也會直接熄滅。”

    青初洞冷笑。

    他目光冷冷盯著袁龍瀚,那輕蔑的眼神,在表達著一個信息:袁龍瀚,你的一切陰謀,我已經了如指掌,你是一個愚蠢失敗者。

    當然,泉火需要合體才能使用的秘密,青初洞沒有透露出來。

    他喜歡看袁龍瀚被蒙在鼓里的感覺。

    “你們的情報,還真厲害。”

    袁龍瀚鐵青著臉。

    其實薛金龍將冰晶手套傳給靳國塹的時候,他所攜帶的泉火,就只是一團幻象而已。

    薛金龍騙了異族。

    ……

    啟夏城。

    薛金龍回來了。

    但同時,他的肉身開始崩潰。

    薛金龍半跪在地上,死死抓著離災鼎的一只腳。

    他的任務很重。

    一邊,要將異族氣血傳遞到離災鼎上。

    一邊,還要承受異族氣血的劇痛。

    同時,傳送陣啟動的時候,同樣是一種撕裂。

    薛金龍雖然看上去還活著,但其實他的肉身,已經和燃燒過的灰燼一樣,不過是徒有其表。

    除了皮膚還保持著原樣,他體內的五臟六武,經脈血肉,全部成了高溫灰燼。

    薛金龍甚至都感覺不到什么疼痛。

    “孩子,神州所有百姓,感謝你。”

    聶海鈞就在薛金龍身旁不遠處。

    他剛剛啟動了傳送陣,哪怕是九品,也虛弱的很。

    眼睜睜看著薛金龍犧牲,聶海鈞心里刺痛,難受到根本無法呼吸。

    對一個長輩來說,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凌遲。

    “呃……呃、呃……”

    薛金龍已經說不出話。

    在傳送回來的時候,他恢復了人族的樣子。

    終于,離災鼎有了氣血活力,算是第一階段啟動成功。

    薛金龍勉強轉頭,朝著聶海鈞微笑了一下。

    他的生命,進入倒計時。

    隨后一秒,薛金龍狠狠轉身。

    立正。

    這是他最后的力氣。

    他朝著不遠處的國之旗幟,堅定的敬禮。

    我薛金龍這一生,雖然武道止于五品。

    但我無愧神州之血,無愧神州之魂,無愧神州山河。

    神州的錦繡未來,有我薛金龍的一滴血。

    我是武者。

    我是軍人。

    我是一個神州人。

    祖國!

    請在未來,一直向前。

    呼!

    一股風吹來,薛金龍的整個身形,直接被吹散。

    就如香壇里的灰燼,瞬間就無影無蹤。

    聶海鈞看著那個消瘦的背影,瞳孔里死死憋著兩行熱淚。

    這就是神州年輕的縮影。

    這就是神州屹立六千年不倒的脊梁。

    這就是神州的魂。

    年輕人繼承了神州之魂,聶海鈞驕傲,他替這個偉大的國家和民族驕傲。

    異族九品還沒有到來。

    燕晨云率領啟夏城所有武者,都向薛金龍消失的地方敬禮。

    戰友。

    你留下的山河,我們繼續來守護。

    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燕晨云,速來受死!”

    這時候,5個濕境異族趕來。

    最前方的九品,正是沸血族的沸變離。

    他渾身燃燒著熊熊火焰,遠遠就令烏云翻滾,給人一種魔神降臨的錯覺。

    意氣風發,天生孤傲。

    沸變離是公認的圣地最強九品,他曾經戰敗過蒼疾,戰敗過無數九品。

    他之所以遲遲沒有突破到絕巔,差的只是一些機緣罷了。

    費寧宵的死,神州武者全是兇手。

    “哼,魑魅魍魎,有什么資格大吼大叫。”

    燕晨云狠狠一咬牙,一個閃爍,就矗立在虛空中央。

    他的手里,是一柄黑色長刀。

    類似于青龍偃月刀。

    五團金光籠罩下,燕晨云的身形有些渺小。

    但誰都不知道,那個身影里,蘊藏著多么可怕的破壞力。

    “燕晨云,以一敵五,你今日有死無生!”

    第二個到來的九品,是陽向族的蒼毒。

    他其實可以和沸變離一樣快,但這次帶著兩重任務,蒼毒專門讓了讓沸變離。

    啟夏城外,虛忌河底,趙江濤也朝著啟夏城的方向,敬了個禮。

    他知道薛金龍那孩子已經犧牲。

    作為薛金龍曾經的校長,曾經的老師,他心如刀絞,但也只能敬一個禮。

    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啟,誰會是第二個死亡的武者,誰又能知道。

    或許是燕晨云。

    或許是聶海鈞。

    又或者,是自己。

    “靳國塹應該快到了。”

    趙江濤深吸一口水,頓時將感知力擴散開來。

    對。

    在泥沙渾濁的虛忌河底,趙江濤可以向魚兒一樣呼吸。

    他所修煉的絕世戰法,起始于海,匯聚于海。

    ……

    鋼龍城。

    誰都沒有料到,薛金龍突然暴起殺人。

    他連殺了三個五品鋼骨族。

    這些都是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宗師的強者,他們根本沒料到薛金龍會突然發難。

    隨后,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薛金龍身上出現一道刺目金光,同時一股威壓令人透不過氣。

    場面瞬間混亂。

    等眾人回過神來之后,已經是一分鐘之后。

    除了地面躺著三具尸體外,薛金龍已經不知所終。

    “咦,隊伍里怎么少了一個五品武者?”

    鋼骨族領隊的宗師突然皺眉。

    作為領隊,隨時清點人數,已經成了他的習慣,他甚至都沒有刻意去看。

    但確實少了一個。

    拋開被殺的三個廢物,拋開奸細薛金龍。

    還少了一個。
本章結束
閱讀提示:
一定要記住UU小說的網址:http://www.drfcff.icu/r21794/ 第一時間欣賞高武27世紀最新章節! 作者:草魚L所寫的《高武27世紀》為轉載作品,高武27世紀全部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①書友如發現高武27世紀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②本小說高武27世紀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小說的立場無關。
③如果您對高武27世紀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高武27世紀介紹:
27世紀。
人道昌盛,武道輝煌!
養老院樹蔭下,胖老頭用手里的核桃,彈崩了一場浩劫,他笑的像個彌勒佛。
南街26號,有個小保安,他用奶茶彈出了冰魄奶針,地上多了一具奶茶味尸體,他一直想換個工作,可學歷不高。
年輕女孩的眼睛很亮,像八心八箭的水鉆,她喜歡用頭撞卡車,嘴里常說一句:下一輛。
一些當兵的,在他們的墓碑上,刻著一句話:這幾年,亂世如麻,蒼生太苦,愿未來的你們,擁有錦繡年華!
還有一些當兵的,也刻著一句話:如果未來天堂相見,請你告訴我:國泰民安,山河猶在!
……
深夜。
蘇越扛著十幾袋水泥,蛙跳到山頂,他與孤獨為伴。
在神州流傳著一句古話:天道酬勤。
蘇越堅信這句話。
自強不息的神州人,貫徹酬勤之道,薪火相傳,傲骨錚錚。
高武27世紀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高武27世紀,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村高武27世紀最新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彩票赢钱秘诀